热门搜索:

因为嘉木他自己也不敢沾染这三昧真火这玩意也是他花大量

时间:2018-12-14 12:27 文章来源:互联网

是有着浓郁的火焰之气那远处的罗明则是脸色一变:“三昧真火”
 
    红色葫芦当中装的便是三昧真火,不过确实一次性的,因为嘉木他自己也不敢沾染这三昧真火,这玩意也是他花大量的宝物花来的,三昧真火,那可是从太上道祖那边流传而出,真火沾染,即可不死不灭
 
    虽然他很在意,但这必定只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而且只能偷袭,就算是丢出去,都不一定丢的中眼前这个罗明所以他才直接把那葫芦丢出去,他要毁掉这个后天灵宝一个相当于后天至宝的宝物,其代价可要比自己这红葫芦强太多了
 
    只见那三昧真火喷射而出之后,直接将那方印引燃,而这个时候的叶潇则是爆喝一声:“去死”
 
    只见他手中的长枪闪动,周围空间更是变得风起云涌,天地色变,那一股恐怖的毁灭气息更是在这个时候散发而出
 
    强大的毁灭气息几乎也是在这个时候,真正的爆发而出
 
    “轰隆隆”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绝世银枪仿佛从天地之间瞬间诞生,而后一杆仿佛能够将天地都戳一个窟窿般的震天枪轰鸣而出
 
    速度更是快到极致,直接朝着那嘉木刺了过去
 
    “什么”嘉木脸色大变,将身上的一块银色盾牌丢了出去,那银色盾牌瞬变变成一张巨大无比的银墙
 
    “咔嚓”那巨大的震天枪冲击而来之时,那墙面瞬间崩裂,而后只见那枪身一抖,整个墙面更是崩碎
 
    “去死吧”叶潇一枪挥动,同时那杆巨大的震天枪更是如同电光一般,直接辞了过去
 
    那嘉木双手直接抓了上去,那巨大的气劲将那枪头抓住,整个身体更是在半空中不停的后退可是因为枪劲太强,一时半会根本卸不掉那上面的气劲
 
    “灭”叶潇手中银枪一抖,而后只见那巨大的枪头更是来回抖动,随即便是疯狂的选转,一枪直接刺中他的腹部
 
    “噗”一口鲜血喷洒而出,那嘉木根本不敢相信,一个真仙,一个真仙所施展出的武技竟然能够将自己伤成这般
 
    那嘉木不敢迟疑,这一枪下来,差点要了自己的老命,要是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的命都要交待在这儿
 
    那嘉木被一枪刺中,重伤倒地,那远处的郝阳泽傻眼了,他有些不敢相信,原来真正厉害的竟然是哪个仅仅只有真仙境界的小子他竟然一枪能够洞穿一名太乙金仙天
 
    那郝阳泽吓得双腿都不停的打哆嗦,同时转身朝着远处逃去,可那罗明又怎么可能让他们跑了飞身直接追了上去
 
    而叶潇则是看着眼前的嘉木而后冷声说道:“想逃你认为可能吗”
 
    “叶潇,别逼人太甚,莫不要以为就算是这般,我就能任你所为,把我逼急了,与你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叶潇冷笑一声,随即哈哈大笑:“你认为你现在有那个能力吗”叶潇话音落下之时,只见那远处,一只约为十多丈高,浑身上下被一片片赤色鳞片所包裹着,同时散发着数百度的高温,让他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吼”之间那八爪离火兽怒吼异兽,迅速飞来之时叶潇则直接笑道:“我就不陪你玩了,你如果能够逃出去,也算你的本事”叶潇说完直接朝着那两人追了上去对于身后的八爪离火兽根本不闻不顾当然叶潇这么做也是为了和自己撇开关系
 
    当然这么做确实有些冒险,可是自己为了尽快的提升八爪离火兽的境界,只能这么做,因为自己不能让八爪离火兽自行出去,那只能这番
 
    “这这是皇者八爪离火兽这怎么可能”那嘉木吓得脸色都变青了,就算之前被叶潇那一枪刺穿身体他也没有这么惊恐过,可是在看到那境界在太乙金仙层次的八爪离火兽后,整个人都蒙了
 
    逃,这时此刻嘉木的唯一想法,而且是瞬间施展出血盾之术,速度瞬间飙升到极致可是在他施展血盾之时,那八爪离火兽已经飞身而起,巨口猛然一张,朝着那嘉木吞噬而去
 
    天庭。【最新章节阅读.】全集下载
 
    那凌霄殿之上,一名男子站在殿台之下,而那殿台左右两侧则是站着文武仙臣,那站在殿台之下的男子,则正是左羽
 
    而那凌霄殿上所坐着的正是玉皇大帝,那玉皇大帝两眼微闭,看着下面的左羽开口道:“朕想唤你真身前来,为何屡屡遭拒难道认为这诺大的天庭,就没有你用武之地吗”
 
    “身外化身,尽皆本尊,还望玉帝莫要怪罪,老朽也这一把年纪了,一心都放在阵法之上,所以就算真身前来,也做不了其他什么事”左羽站在殿台之下,不卑不亢缓缓而谈虽说他所面对的,可是当今仙界,最顶尖存在之一,可却没有丝毫畏惧,甚至于那股威压对于他来说,也似可有可无一般
 
    “你当真以为朕不敢动你吗”玉帝显然有些不悦,要知道这次可是他本人亲自邀请,这老顽固竟然还是如此,他又怎能不怒
 
    “轰隆隆~~”就在这时,整个天庭之上,突然想起了滚滚洪雷,这让在场的所有文物仙臣脸色都是剧变不已,要知道这天庭凌霄宝殿之上,根本不会出现这样的变故可今日却为何出现
 
    那坐台之上的玉帝脸色则是微微变动,嘴里喃喃道:“又是它”
 
    ...
 
    未婚男友为达成目的,不惜将她灌醉送上市长的温床。
 
    翌日她一丝不挂的醒来,先是看见一张清雅绝尘的俊脸,然后便是男友带着几名检察官冲进来“捉奸”!
 
    “顾市长年纪轻轻,刚到任一年就粘染嫖chāng这种恶习,看来这市长的位置你是坐的太稳了?”
 
    ?
 
    风波过后,她阴差阳错的变成众所周知的“顾市长的未婚妻”。
 
    因为那个男人的身份与社会地位,消息一经公布,他们必须结婚。
 
    一个是不得不嫁,一个是不得不娶。
 
    这场无爱的婚姻却仿佛是她仅有的出路……
 
    他说:“这场婚姻无非将错就错,无关爱情,你若不甘寂寞,我可以在某些方面履行身为丈夫的职责。”
 
    ?
 
    可是顾南希,明明你说的我们只是将错就错,却为什么每每在我狼狈落魄时翩翩出现?
 
    可是顾南希,明明是你警告我不要奢望太多,又为什么在我奋力移开视线时一次次斩断我所有的退路……
 
    ?
 
    可是顾南希……
 
    那个你曾深爱过的女人归来,患难妻子与心头挚爱,你要哪一个?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